学生园地

新加坡游学有感-叶扬(上理)

       在六月的头上,我有幸参加了上海财经大学的新加坡游学项目。显然,于我是一个难得的学习机会。在这里首先要感谢财大MPA中心老师们的专业精神,也得感谢国立大学老师们精心的备课和耐心的讲解。

我们能从新加坡学到什么?这大概是游学最关键的一个问题,然而答案并不会现呈摆在你面前。借用新加坡国立大学顾清扬主任的一句话:“我们从新加坡什么也学不到,但我们又能学到很多。”诚然,现呈的经验并没有很多的价值,但是背后的道理却是值得深思的。

       谈论一个国家治理的经验首先必须了解的是它的历史,许多政治无法回答的问题,其实历史早已给出了答案。作为曾经的英国殖民地,现在的英联邦国家,新加坡自诞生便带有浓厚的英国色彩,英美法系的治理理念是新加坡宝贵的政治财富,英语的语言环境是新加坡珍贵的经贸资源。然而新加坡立国之初,国父李光耀先生却没有简单复制英国的民主制度,而是走了一条新加坡自己的路,借用先生的话说就是开明专制。先生清晰的看到,作为一个新兴国家选取民主制度的政治成本非常高昂,历史也恰恰印证了先生的观点,许多简单复制民主制度的新兴国家都为此付出了代价,如印度、缅甸、菲律宾。同为亚洲国家,我们必须清醒的看到,中国的国情和历史与欧美有显著的区别,因此我觉得新加坡值得借鉴的第一点就是对本国发展道路的独立探索和制度自信。

        如果要问我此次新加坡之行给我印象最深的话是哪一句,我觉得应该是《联合早报》副总编辑吴元华先生的那句:“读者第二天读什么不是老板说了算,也不受政府干预。”简单的一句话道出了,在新加坡媒体人独立的思考和知识分子享有的地位。吴老作为一名南洋大学的老学员,一名资深媒体人,对媒体有着深刻的认识,同样对中国怀有深厚的感情。听他的课能使人简单而明确的辨析媒体在社会宣传中到底处于什么地位,应该起到怎样的作用。的确,这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媒体大多分为“在朝”和“在野”两派,“在朝”的就是所谓官媒,为政府发声,作为宣传引导舆论的工具,“在野”的则受私人资本的控制,受市场调节,以盈利为目的。结果往往导致“在朝”的话语体系僵硬,不贴合群众,曲高和寡;“在野”的为博大众眼球不惜制造新闻,哗众取宠,形成了两个极端的效果。最终都没能担负起媒体应有的作用—将正确的信息和正面的引导传递给受众。新加坡在这方面的经验却让人耳目一新,媒体由政府进行控股,但又保证其独立运营,政府以立法的形式设置舆论的底线,底线之上媒体的宣传行为,不受政府过多的干预。总体奉献的原则是“让媒体以负责的态度行使新闻自由的权力,但却不对政府俯首帖耳。”这样即撇清了私人资本对大众舆论肆意的控制,又阻止了政府力量对媒体的强制干预。保持媒体人独立思考的地位,报道真实的新闻,以此保证媒体在受众群体中的认可度。

       同样的还有另外一件事情是新加坡独到的经验,也使我印象深刻。这就是新加坡对于贫富差距的控制和居民住房的保障。贫富之间的差距,基尼系数的高低是衡量一个国家社会稳定的重要因素,能否做到居者有其屋是维持社会稳定的重要条件。诚如陈企业教授所言,新加坡之所以能够稳定发展,人民行动党之所以能够五十年执政而不败,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新加坡“居者有其屋”的政策。新加坡住屋发展局大厅悬挂的:“安得广厦千万间千万间,大批天下寒士俱欢颜。”应该是其住房政策最好的体现。对于每一个新加坡公民或永久居民,只要符合一定的条件,便可以向政府申请一套廉价组屋,组屋价格约为市价的四分之一,居住一定年限后可以上市销售。当走进组屋样板房的时候,被里面舒适的环境和宽敞的居住空间所震惊的不止我一个人。一个新加坡年轻人不吃不喝四年的全部收入足够买一个套住房,这是新加坡政府对公众的承诺。同样,必须看到新加坡并没有简单的福利制度,政府只会给你提供住房,但是并不会给你无偿提供生活资助,所有的生活开支,必须由居民自己工作获得,这是李光耀先生定下的规矩。这样不仅避免了欧洲福利社会的弊端,也使得居民拥有了固定的资产,有恒产则有恒心。量入为出,努力工作自然成了居民生活的题中之义。

       眼下正是“一代一路”政策进入关键阶段的时候。新加坡国内对“一代一路”做了很多的讨论。为此课程的最后顾主任专门给我们上了一课。他明确指出,“一代一路”是改变世界格局的大事。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中国正站在国家崛起的关键时刻,机会是空前的,但是前进途中的难题也很多,其中之一便是如何处理好民族、宗教问题。新加坡是一个多民族国家,它宽容的民族政策和谐的民族关系或许可以给我们一个借鉴。坡国国内有华人、印度人、马来人,他们来自不同种族,但他们有一个最重要的身份认同就是新加坡人。坡国的街头有基督教堂、印度教堂、清真寺、佛教寺庙、道观,有些甚至同时出现在一条街的街头和街尾,彼此能同时存在,和谐相处。这些成功与坡国的宗教、民族政策是密不可分的。首先,政府在建设组屋时规定必须按民族构成比例分配住户,将各族居民打散,方便交流融合。其次,政府看重宗教教会作为一类第三方组织的作用,每个居民区按片设立宗教场所,每逢国内有大事发生,便邀请十个有名望的宗教首领出面号召群众,为国人祈福。最后,重要的一点是新加坡通过立法的形式明确人民的信教自由并且不得发表任何带有种族歧视和宗教歧视的言论。政府的管控引导之下,三大种族彼此相处融洽,一同建设了一个繁荣的新加坡。

       写下这篇总结时,访学活动已过去了十多天,过程中的种种细节,老师的音容笑貌,慢慢终究会淡忘,但是新加坡给我带来的启示却印在了脑海里,成为了知识储备的一部分,这或许就是访学最大的收获吧。

                           叶 扬

                      2017年6月14日夜于颐景园

Tel: +86 021 65908896

Email: mpa@mail.shufe.edu.cn

地址:上海市武川路111号上海财经大学凤凰楼101室

© 版权所有 上海财经大学MPA教育中心 | 网站地图

访问人数:AmazingCounters.com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