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风采

上海财经大学MPA校友访谈录(第9期 总编号12)

读博,是读一个更美丽的人生

 

———记07级MPA宁波班校友巢小丽

 

编者按学业层面,巢小丽是第一个上海财大MPA背景的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与公共财政专业研究方向的博士;职业层面,她是国内公共政策研究方向的学者、党校副教授;生活层面,她是个活泼开朗的13岁男孩儿妈妈,一个有情有趣、活力十足的女孩儿……她的微信标签显示为“春江秋月冬冰雪,一室一茗书数卷”,唯独没有提到夏天。但正是今夏,巢小丽历经三年寒窗研读,顺利通过了博士论文答辩,这个盛夏的果实完整地契合了标签的留白。和当今诸多女博士一样,在小丽身上找不到被误读的定义,她的读博经历呈现的是女性通过努力实现自我、完善自我的可能性,呈现出的是生活自信和魅力自信完美结合的必然性。内心纯真,坚守信念;厚积薄发,动须相应;夏花灿烂,小丽美丽。

 

校友简介巢小丽,女,汉族,1977 年生人。工作于宁波市委党校公共管理教研部,曾在江西教育出版社《英语辅导》编辑部任职。1998 年6月,毕业于江西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英语系;2005 年3月,毕业于浙江省委党校研究生院,获文化社会学专业研究生学历;2009 年1月毕业于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MPA教育中心,获公共管理硕士学位;2014年9 月,考入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师从魏礼群教授,攻读公共政策与公共财政专业研究方向博士学位,2017 年6月毕业获管理学博士学位。

 

正文

 

  六月的北京,干爽温热。人大校园,银杏婆娑。图书馆、英语角、运动场随处可见往来学生身着印有“中国人民大学80周年校庆”字样的T恤,这与千里之外的上海财大百年华诞遥相呼应。在同时见证两个母校难得的整年校庆之际,巢小丽的又一个梦想花开。

毕业季,她与校园互为风景

 

  与她微信聊天,字里行间她要么规范地使用标点,要么生动地的嵌入表情符号,快速而认真;与她对面畅谈,她侃侃訚訚,节奏平缓,四平八稳的语气就像她学术的调性,不温不火,安之若素;与她徜徉校园,她浓浓的书卷气与青青的芳草地分不清是谁装扮了谁……

 

一边是金庸,一边是三毛——阅读经典的唯美

 

  “莫以宜春远,江山多胜游”。小丽生长于山清水秀的江西宜春。资料显示,宜春文化积淀厚重,历来为“文物昌盛之邦”。不知是否沾此方宝地的灵性,小丽自幼喜读书。善思考,在老师和家长眼里是个文静、内敛、乖巧的女孩儿。但只有她自己才知道,骨子里存有对自由的向往,甚至希望略带小小的“嚣张”。

 

  高中时读遍金庸所有小说,大学时密集接触三毛。

 

  每每提及金庸,小丽脑海里就会闪现出“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的侠骨柔情和刀光剑影。她自小身体柔弱,胆子小,当读到金庸的小说,即被他笔下千姿百态的大侠所吸引,他们或坚韧不拔,武艺超群,或玉树临风、超凡脱俗,或志存高远、兼济天下……善恶之间都个性十足,因为形象立体,所以读来痴迷。更让小丽欣赏的是草莽江湖间沿习的默契规则,还有尘世间弥足珍贵的英雄主义。小丽说:“阅读这些大侠的过程,也是内心逐步强大的过程。”

经典的唯美,唯美的经典

(此照来源:百度图片)

 

  每每提及三毛,撒哈拉沙漠的无边无垠和大漠孤烟画面也会自然闪现,从中的感悟更是让小丽刻骨铭心:

  “一个人至少拥有一个梦想,有一个理由去坚强。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在流浪。”“我来不及认真地年轻,待明白过来时,只能选择认真地老去。”“每想你一次,天上飘落一粒沙,从此形成撒哈拉。每想你一次,天下就掉下一滴水,于是形成了太平洋”……

 

  “喔,原来世界这么奇妙,原来世界可以这样表达!”当时,小丽被三毛的作品深深地震撼。随着阅读的深入,自由、随性、奔放的种子开始埋进小丽的青春韶华,也产生了像三毛那样漫步世界的想法。从中,可以记录她的脚下、她的眼中、她的心里的世界,甚至幻想中途找到属于自己的神秘“荷西”。“读三毛,是在找我的去向在哪里,是在选择我的未来是什么样的生活方式,是一场身心旅游。”

 

  理想终归理想。回到现实,她的浪漫不足以支撑尚未放大的任性,也难以撼动爸妈一以贯之的期望。

 

  “虽然人生不是计划出来的,但那时候一些朦朦胧胧的想法隐约指明了未来方向。”以致后来进入现实版的职业定位,“折中”地选择做老师。期间享有的一年两个假期,让挤在角落的梦想渐渐复苏。只不过旅行途中一路相伴的不是孤身一人,还有儿子。

 

  大学期间,小丽潜攻英语专业,这让她基础层面的阅读如虎添翼,通过无障碍地阅读原版著作,与经典名作有了零距离的接触。这中间,有《飞鸟集》愉悦中的深思,也有《巨人传》深思后的愉悦,有《追忆似水年华》的感慨,也有《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的感动……日积月累,汗牛充栋,视野更加开阔,思维更加丰富。“记忆的深处,总留存着那时的纯真、青涩、芳香和美好。因为如此,才能视二十年的时间和空间如无物。没有遗憾。”

 

  “我的青葱岁月是美好的,经典的元素烙印很深,挥之不去。重要的是。读书能带动有质量的生命,思考能带动有质感的选择”,小丽如是说。

 

一边是教学,一边是科研——探究真知的精美

 

  回望学业路径和职业经历,小丽说,“我的专业形态其实很简单,就是一直保持阅读、学习、教学、科研的思考与启发。”

茶亦醉人何须酒,书自香我何须花

 

  小丽介绍,党校的性质与普通高校有所不同,一方面它承担着党员干部的培训教育职责。另一方面,也有将来自基层的新情况、新问题、新经验和新信息加以理论化总结的职责。普通高校是个思想更自由的地方,不过党校的学术价值并不弱,它的研究成果可能决定着对社会的改变程度。小丽任教的研究领域主要集中在公共政策与社会治理、城市社区治理和女性人力资源开发三个方面,在方法上,小丽侧重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秉承“不为学术而做学术”理念,而是在不停的观察、思考、探索中去记录、研究和论证。

 

  “党校的教学氛围很锻炼人,很多领导干部已经是读过硕士甚至博士的,课堂上单一的讲理论知识,或者单一讲实践经验都不会特别吸引他们,这就在无形之中鞭策自己既要进行更加广泛、更深入的调研,又要与时俱进不断提升学术水准,才能吸引他们,获得他们的认可。”

 

  在她提供的一份涵括30余个课题项目、科研成果及会议论文的学术清单上,可以发现,其中大部分篇目都属于的可持续探讨的深刻的社会话题,并不同程度留有“田间地头”的印迹,学界称之为“田野调查法”。“这一方法靠近研究对象,从中收获更大的举证,增强研究的可信度和有效度。”

硕果累累

 

  以小丽的一项研究成果《基层社会治理创新地方经验研究:“宁海36条”》(获得2015年度国家民政部政策理论研究一等奖)为例,从对该区域的关注,到课题的立项,赴基层调研,以及形成研究成果,时间前后跨度近十年。2005年,她初到宁海调研,彼时的宁海不论是经济发展还是社会发展都还只是宁波属地中一个普通的县城,交通不便、山路崎岖;而10年后,随着交通、通讯等基础建设的全面完善,当地社会经济发展发生了巨变,旧貌换新颜。正因为如此,小丽和宁海相关部门领导进行充分交流和沟通,并由她本人发起聚焦“宁海36条”政策效应的《基层社会治理创新地方经验研究:“宁海36条”》课题申报,该课题被国家民政部成功立项。课题的研究主要从治理理论视角进行切入,将宁海基层社会治理创新实践放在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宏观战略框架中加以考察,观测“宁海36条”给宁海乡村治理带来的实际效应和具体影响。

 

  在实际操作中,小丽借鉴学界对现代治理理论的概念、内涵、要素、特征,以及衡量指标的思想和理论精髓,设计了“‘宁海36条’运行百村调查”问卷,问卷对象涉及村民、村民代表、村干部、村级项目承包商,以及乡镇干部、县直干部等几乎所有利益相关主体。数据分析上,主要依据“中国社会治理评价指标体系”,结合“宁海36条”文本具体内容,抽取出与宁海基层社会治理密切相关的18个变量。研究结果表明,“宁海36条”的成功之处在于“治理主体多元化、权力运行透明化、村庄治理法治化、公共服务便民化、经济建设市场化”五维度的创新。不足之处在于,这五个维度的实际数值是不一样的,存在一定差异,有的高有的低,即五核心因子的发展水平和完善程度并不均衡。因此,可持续问题和均衡性发展是宁海乡村治理未来需要关注的重点。

 

  “脚踏实地做学问是应有的学术态度,真正的学术大家都是这样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虽然我们看到的,是他们对现实规律的理解驾轻就熟,并站在理论的制高点上即能大开大合,收放自如。”小丽认为,“学术的完善既要沉下心,在课堂里精益求精;也要迈开步,在课堂外深入现场精耕细作,身心总要有一个在路上,没有讨巧的余地。”

 

一边是风雨,一边是风景——品味艰苦的恬美

 

  6月19日这天,小丽迎来自己博士学位的授与仪式,事前,她特意将妈妈和儿子接到北京共同见证这个神圣时刻。

 

  当妈妈走进小丽宿舍的那一刻,便被眼前的情景惊到,鼻子酸酸的:两个人一间宿舍,上下铺,上面就寝,下面学习。书籍、衣物、日用品将不到十平米的空间塞得满满的。且不说,小丽自幼家境不错,很少吃苦,也不论宁波生活条件的安逸。单就这个年岁,这么大老远地地折腾,这是图个啥呀?而小丽回家对学校生活条件的简单很少详细提及,谈的也基本都是校园生活的便捷,让老人放宽了心,没有过多追问。好在,目睹典礼盛况时,妈妈又禁不住要流泪,只是溢出的是感动,理解之意、关爱之心、幸福之情溢于言表……

 

  事实上,在小丽看来,生活条件算不上什么难度,读博的条件同学们都是一样的。真正值得较劲的地方,是学业上一次次直面挑战而又一次次的艰苦跨越。

 

  首先,是入学后的前一年半修学分的时间,课程强度非常大,周一到周五几乎排满了课,必修课足足有十门。期间,还有生“啃”英文文献的挑战。尽管小丽大学阶段英语基础不错,但毕竟时过境迁,英文原著阅读的速度缓慢,尤其是思维在汉语和英语之间的转换,节奏往往跟不上趟。有些课程,老师们布置相关主题作业,要求大家在规定时间内阅读完指定的书籍,之后在课堂上进行展示。还有的时候课程在晚上,等到下课结束回到宿舍,已近10点,人困马乏,又累又饿……

 

  再有,学习新的研究方法,她“自找麻烦”,特地选修《计量经济学》课程。近年来,国内各高校博士教育都研究方法都有不同程度的高要求,推崇在定性分析的基础上学习定量分析方法,根据研究主题,通过数据、模型的分析和论证,更精准、更科学地展现所要研究的问题。“说到这里,不得不提到上海财大的苏均和老师。读硕士时,苏老师所讲授的《概率论与数理统计》,对读博期间能顺利‘啃’下枯燥晦涩的计量理论课程起到了很大作用。”通过补上研究方法这个短板,大大缓解了科研的压力。另外,开题报告前的综合测试也是个必须迈过的坎儿,这事关能否有资格进入开题报告阶段,其难度在于测试范围选定在100本专业文献中;当然,还有更重要的博士论文撰写阶段……林林总总,都是挑战。

 

  克服学业困难的唯一办法就是老老实实地泡在图书馆里下笨功夫,同时管理好时间,以勤补拙。因此,三年博士生涯尤其是前一年半,几乎没有周六周日之说,甚至没有早晚之分。学业盘点,小丽的10门所修课程有9门为A(优秀),仅一门为B(良好),专业成绩得分在班级名列前茅。

美丽女博士,靓丽风景线

 

  如果说,小丽的三年博士生活还能挤出些缝隙的话,从她的微信可以发现,她的生活不缺色彩:

 

  “西江千户苗寨的长桌宴大碗喝着苗寨的米酒,听着苗族姑娘原生态的歌声,感受苗人生活的纯朴、真实与热情!”

 

   “放假离校时正惋惜于花期盛放后的清寂,假期回来却看到别样的美丽和勃勃生机,欢喜并感动,这样的日子,有蓝蓝的天、软软的蒲公英,真好!”

 

  “姐种的不是花,是无限种可能。”

 

  间或回到母校上海财大,“多年未见,依旧那样惊艳!”

 

  “奥黛丽﹒赫本的这句话好美。若要美丽的秀发,在于每天有孩子的手指穿过它;若要优雅的姿态,走路时要记住行人不只你一个。”

 

  ……

离校之际的牵挂

 

  毕业季,小丽特别感念两位导师。一位是博导魏礼群教授。“除了对老师专业水平的敬重,更有学术精神的仰望。甚至还深深记住了老师在毕业仪式上的寄语,其核心内容就是——担当,充分诠释了社会学人的终极追求。”

 

  另一位是硕导宋健敏老师。“宋老师是我就读上海财大MPA的硕士论文指导老师,从她的身上收获良多。伊不仅是我学术上的导师,更是我精神上的导师,从治学到为人都给我指点。从求学期间起,我们就一见如故,无所不谈,甚至于遭遇生活烦恼和研究困惑时都会和老师汇报交流。许久未见,有点想宋老师了……”

 

  “于过往,心怀感恩,感恩读过的书,走过的路和遇到的人。于当下,即便自己任性,也不影响别人。于未来,静候一段更温暖、更美丽的生活。”小丽说,“马上要和儿子团聚了,接下来要补的课就是——和他在一起!”

 

  宋健敏老师对巢小丽如此评价:“非常美好,从外表到内心。”(完)

 

【寄语母校百年校庆】

感恩母校,让我拥有飞翔的“翅膀”;骄傲母校,百年蒸蒸日上显辉煌!

 

 (撰稿:杨海滨)

Tel: +86 021 65908896

Email: mpa@mail.shufe.edu.cn

地址:上海市武川路111号上海财经大学凤凰楼101室

© 版权所有 上海财经大学MPA教育中心 | 网站地图

访问人数:AmazingCounters.com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