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风采

上海财经大学MPA校友访谈录(第10期 总编号13)

不做耀眼的别人,只做正确的自己

 

——记06级校友徐涛

 

     【编者按】你可能不认识他,但他很可能认识你。我们身边大都不乏这样“自来熟”的小伙伴:宽厚客气但不生分,活动积极但不冒尖,无私点赞但不盲从,熟记人名但不出错,线上话少不冷场,线下善谈不出格,比之自说亮点不多、而更愿意欣赏别人,比之分享自身成就、而更愿意选择默默无闻……徐涛,即有以上表象。但他也有着并不普通的可贵和感动,尽管他一再强调自己的普通不值得书写。在共青团旗下,曾有他青春跃动的奉献;在2007上海世界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在2010上海世博会,有他志愿服务的身影;在温暖惬意的三口之家,更有时时对视女儿的挚爱温情。

 

     【校友简介】徐涛,男,1978年11月出生,中共党员。2001年6月,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信息学院电子学与信息系统专业,之后,进入华东师范大学工作,先后在学生就业咨询服务中心、校团委、外语学院等部门任职。2009年6月,完成上海财经大学MPA学业,获得公共管理硕士学位。现任上海市民族和宗教事务委员会民族一处副处长,曾获上海市青年五四奖章、2007上海世界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志愿者活动优秀组织者、上海市大学生暑期社会实践活动优秀指导教师、上海共青团信息工作优秀个人、上海科技馆志愿者活动优秀组织者、华东师范大学优秀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者等荣誉。

 

【正文】

 

     我们的访谈对话从他讲自己的平淡开始,以他平淡中的不平淡结语。

 

共性的形态:考察,调研,会议

 

 

青春篇:志愿者中的志愿者

 

     【采访人手记(以下简称“手记”)】自今年7月1日起,试运营两个月的世博会博物馆正式对外开放,观众可以直接到现场领取当日票参观。该馆由上海市政府和国际展览局合作共建,是国内第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国际性博物馆,也是世界范围唯一全面展示世博专题的博物馆。其间,全面综合展示中国上海世博会盛况,也介绍了1851年以来世博会历史发展及2010年以后各届世博会举办情况。专程到此参观的徐涛浮想联翩、感慨万千,在2010年世博会,他曾作为华师大志愿者的组织者在此奉献了三个月,尽管七年已过,但彼时场景历历在目。尤其在现有18000件(/套)藏品中,他发现代表志愿者标记的“小白菜”服装赫然陈列其间,看着看着,他的眼眶渐渐湿润……

 

采访人杨海滨(以下简称杨):徐涛,你好!欢迎你接受访谈。

受访人徐涛(以下简称徐):谢谢!没想到我能有这个机会,先前一直有关注访谈录校友,他们那么优秀,相比之下,我实在是平淡有余,精彩不足。

 

杨:你谦虚了,平淡不代表没有特点。况且,不论线上线下,但凡校友会的活动你都能积极响应。

徐:惭愧,微不足道。主要是时间确实少,能力上也有待提高。但哪怕传递个笑脸,我想也是个默默的支持。只要财大有所需,我会尽已所能。

 

杨:说说这次参观世博会博物馆感受吧,有往事如昨的感觉吧?

徐:是啊,那是一个绚烂多姿的舞台,一场盛况空前的大戏,也是上海作为国际化大都市的应有风采。我有幸作为志愿者参与在其中,严格地说是作为学生志愿者的领队教师、或者说是“服务志愿者的志愿者”参与其中,开扩了视野,经受了考验,提升了能力。

 

杨:你们当时负责园内哪一片区域的服务?

徐:是C片区,包括欧洲、美洲和非洲的129个场馆,场馆多彩,人流密集。每天看到形形色色的游人,解答无奇不有的问题,累在其中,乐在其中。当然,挑战也不少。

 

杨:具体介绍一下哪些挑战?

徐:尽管事前都有经过培训,在学校里也沙盘演练过,但现场耳闻目睹的情况远比之复杂得多。作为组织队伍的带队老师,我必须在节奏上再快一拍。按照对志愿者的相关要求,每天早晨5点钟就要起床,6点整世博志愿者的班车就要出发了,半小时之内早餐在班车内解决。我要在这些时间点上至少提前半个小时,才能确保学生志愿者有序组织。另外,有些细节也不容忽视,比如有关女同学的生理周期的上岗安排,比如志愿者遇到突发事件的应急处置等等,这些事关志愿者服务全过程的协调保障都是我份内的事。

 

杨:就是说当时有两个服务对象,一个是与志愿者共同服务于世博会,一个是服务于志愿者。

徐:是的,在某种程度上后者的工作内容要多于前者。世博期间,华东师大有4000余名志愿者进驻世博园区、城市站点,投身世博志愿工作。作为世博会开幕式内场志愿者的惟一输出高校,参与了世博开幕式的服务工作。另有40名志愿者承担世博园“生命阳光馆”的讲解与引导工作。还有100余名志愿者每周前往本市的智障人士“阳光之家”宣传世博知识,分享世博见闻。

 

杨:节奏紧张吧?

徐:嗯。每天上午7点30分准时到岗到下午5点返校。几乎是满负荷运转。我这边分配有专门的工作室,进出自由。但面对五湖四海、行色各异的游客,每天都不敢有半点懈怠。而且在华师大的志愿者队伍中,我和一位辅导员老师负责管理近200人志愿队伍,他们以90后为主体,除统一组织的培训外,并没有太多志愿者的实践经验。另一方面。他们很在意自己在世博会上的表现。有的学生负责配合出入端口的人流管理,一站就是几小时才换班;有的则是在户外连续作战,穿梭于林林总总的人流之中,十分辛苦。还有些学生个性很强的,每天在回程班车上不管我在不在场,该发的抱怨照常发。不过,他们的要求也不高,一声谢谢,一个微笑,怨气立马消散,心情瞬间平复。只要是真心的尊重,他们都会接受。只是,这种给他们的感谢并不容易。坐在工作室是发现不了的,所以,我在世博园的工作形态一直是走动的,天天走在他们中间。

 

杨:最忙的时候是什么情况?

徐:当时有个统计,我们这片展馆每天的客流量,占入园总人数的百分之三十左右。有一天,游客高峰近十万。为了控制馆内客流量,以免过于拥挤发生危险。当时,大家身心始终处于紧张状态。一方面,我这边紧急调配志愿者。另一方面,与园区管理人员共同协调,将出入口志愿者的统计工作由静态变为动态,每十五分钟上报一次,为整个园区的有序管理提供了即时参考,这一带有危机特征事件的处理最终没有形成危机,得到了世博会领导的高度好评。

 

杨:三个月的世博经历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徐:志愿者不是名词,而是动词。

 

情怀篇:角色感中的角色感

 

     【手记】在徐涛的心里,华东师大是一段充满情怀的人生记忆。历时19年,那里有他坚实的本科学业历程,有他从学生到老师的角色转换,甚至是从恋爱到成家都在华师大期间完成。“经上海市公务员局审批同意,外语学院党委副书记兼副院长徐涛同志自2013年4月调任上海市民族宗教委民族一处副处长。”2013年4月,华师大外语学院党委的一纸公告开启了徐涛一段新的征程。

 

杨:这两天上海正经历高温酷暑的“烧烤模式”,你刚从华师大调到民委那会儿,一下子失去了暑假,当时不太适应吧?

徐:假期虽然不是大事,但确实是教师这个职业的福利。前几年,每到这时候,总感觉幸福的暑假在敲门,当然,结果是遥遥无期。

 

个性的显现:自信,积极,严肃

 

杨:从团委到民宗委,这一转变的工作跨度大不大?

徐:共青团是群众组织,民宗委属于国家行政机构,各自属性有所不同。因此,工作思维、工作对象及内部管理机制、运行编制都有很大的不同。尤其是高校团委的工作,必须经常性与广大团员青年打交道,在工作中创新实践。其实,长期在共青团工作的干部常被称为“多面手”、“百事通”,跨越到其他行业领域都能很快进入角色;而另一方面,通,不见得精,这就时常逼破自己养成自觉学习的习惯,尤其是在全新的平台需要摸索规律,吃透国家大政方针政策,直至完成自身角色与岗位职责高度契合。

 

杨:你经历的这两个工作领域有什么共性之处吗?

徐:共性也很多。比如体制内长期磨合而成的办公流程、规章制度、议事规则等行政运作体系,简言之,就是人权、事权的优化配置。这当中,有传统的沿袭,也有历史的积习,为此,诸如如何与时俱进提升公共服务的理念,强化公共服务意识之类的议题都是在新一轮改革发展的进程中需要直面的难点。

 

杨:这就与我们在财大攻读的MPA对接上了。

徐;是的。这方面我在民宗委的感受更深一些。就我目前的工作,就是贯彻党和国家的民族

政策,依法维护少数民族合法权益,这是一个公共事务。如何把公共事务做好做精做细,取决于我们对国家的民族政策理解程度,取决于对上海的市情的了解程度及对少数民族群众需求的掌握程度。为此,我们每年都要到基层做调研,掌握一手的数据资料,对我们研判形势、提出合理化建议都很有帮助。我们的工作就是MPA的实践版本。

 

杨:在职业的转身方面有什么特殊的动意吗?

徐:有两次通过自己的努力争取到的学习机会有关系。其一是财大MPA的读书经历。其二是我在团市委有两次挂职的实践经历。之前,我在华师大的最后一个职业角色是外语学院党委副书记,负责学生管理、协助书记开展学院党建和离退休老干部工作,期间,我总结自己更擅长做执行层面的工作。转岗已有五年,在强化执行能力的同时,我认为在决策能力方面也得以有效的提升。

 

杨:谈了不少职业角色的事,可以谈点家庭角色方面的事吗?

徐:可以呀,不谦虚地说,我有一个好太太。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这是我的得意之处,也是我的内疚之处。一路走来,全家的生活以她对家庭的全身心投入和我的“单位太忙”为主轴。

 

幸福的定义:简单,牵挂,踏实

 

杨:能谈谈你们是如何收获彼此的吗?

徐:如果说是经验的话,简单归纳为真心和真诚。我们是工作后认识的,话题聊得来,也聊不完。有一次,她病得起不了床,在宿舍里一直干咳不停。当时,我要领她去医院,她执拗不去。于是,我就上网查了几个偏方,最终根据她的状态选择了“西瓜蒸梨”。她吃完后第二天居然好多了。要知道,那时我可从来没有动过手做这类的活计,更别说进厨房了。后来,我们相爱了,平平淡淡,从从容容,没有惊涛骇浪,没有死去活来……

 

杨:有一次班里同学的一次小型聚会,你带上了女儿,这中间你一直不停地盯着她,好像永远看不够,那个专注的目光给大家印象太深了。

徐:是吗,我还真没注意。女儿是我人生的一个大礼,我会尽我所能精心呵护她。如果与过去相比有变化的话,那就是对女儿的爱、对太太的爱让我更加自信,更加踏实。出差在外,都会给家里去个电话,和女儿聊上几句,问问家里的情况。家,就是那份走到哪里都有的牵挂。

 

认知篇:朋友圈中的朋友圈

 

     【手记】徐涛的微信朋友圈的内容范围很广,从中央到地方,从各级政府的职能部门到官方主流媒体的公众号,呈现得规范严谨,有板有眼。时政,民生、财经、健康、文化、体育……一应俱全。如果把其中的文章分类组合,几乎就是一本综合类杂志。也许出于本职工作的要求,也许是本份的个性使然,徐涛在发言栏中大都用事实表达观点,用直接引语释怀。此间可以发现,他既有自我学习的主动性,也有共享学习的积极性;既有尊重常识的敬畏之心,也有仰视权威的认知惯性。

 

杨:记得你在财大MPA英语课,是班里少数敢“张口”与老师对话的学生。再有,作为新上海人,你上海话也讲得很流利,你语言感觉超好。

徐:谢谢你的关注。学语言我也没有什么天赋,就是多说,不要害怕说错而不敢说。我们那会儿初中才开始学习英语,不像现在的孩子从幼儿园就开始接触。初中时,出于对英语的爱好,我经常大声读单词、练发音,多读多说就慢慢就熟能生巧了。

 

杨;在班级的微信朋友圈,你经常积极地为大家点赞,也经常分享好的文章,好像是一种常态了。

徐:差不多吧。新媒体的便捷使我的阅读方式发生了改变,把过午休看报纸的时间用来看手机了。更重要的是,我特别在意身边的榜样,在班级群或校友群能及时看到他们的观点,他们的文章,这是吸引我的地方。至于点赞,也是举手之劳。

 

杨:我注意到你转载的文章多是主流媒体或由此衍生出来的新媒体,是工作性质决定的吗?

徐:这倒不是。主要有几个因素,一是我以前有读党报党刊的习惯,这有利于及时提高认识,把握政策导向,新媒体的出现不影响其中的学习内容。二是传统党报党刊的新媒体平台勇于创新,毫不逊色于坊间热点平台。像“人民日报”、“新华社”、“共青团中央”、“国家民委”、“央视新闻”、“中国之声”、“上海发布”“上观新闻”……不胜枚举,一改先前的刻板面孔,彰显着十足的个性。举个例子,《原来,我胖得一点都不孤独》,你能想像是“共青团中央”的自媒体平台发布的吗?三是主流媒体毕竟有公信力,在中央精神的传递与理解方面,在大事大非的信息甄别方面还是有话语权的。不落伍,有个性、不偏轨,接地气,显现主旋律的朝气,充满正能量的底气。

 

杨:所以你的转载文章里,几乎看不到“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的情况。

徐:还真是哎,说不定我的微信内容还可能具备查询功能呢。

 

杨:对的。你看看,访谈一开始你还说自己是平淡有余,精彩不足。现在起码可以看出,你的生活很精彩,你的成长有特点。

徐:感同身受。工作平凡,不意味着人的平庸;别人的耀眼,也不意味着自己无为,只要认定自己做的是正确的。

杨:赞!

 

【寄语母校百年校庆】

风雨兼程一百年,经世济国展新篇。

 

                                                                                                                                         (撰稿 杨海滨)

Tel: +86 021 65908896

Email: mpa@mail.shufe.edu.cn

地址:上海市武川路111号上海财经大学凤凰楼101室

© 版权所有 上海财经大学MPA教育中心 | 网站地图

访问人数:AmazingCounters.com
分享至: